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年--月--日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老兵,歡迎回家

2009年06月01日 20:35

    yanchanghui3.jpg
  邊境線上,新一代的軍人向老兵致敬

  9名遠征軍老兵歸國新聞連結

  從1942年到2009年,漫長的67年過去了,永遠不會忘記,中國遠征軍在緬印一帶的悲壯歷史。四十萬英雄兒女,二十萬血肉之軀,無數無法歸家的亡魂,奠定了抗戰勝利的基礎。
  老兵們,歡迎回家。


  中國遠征軍軍歌
  詞:戴安瀾
  兄弟們,向前走,兄弟們,向前走
  五千年曆史的責任,已落到我們的肩頭。
  日本強盜要奴役我們的國家,奴役我們的民族,
  我們不願作忘國奴,不願作亡國奴,
  只有誓死奮鬥,只有誓死奮鬥!


  森林之魅——祭胡康河上的白骨
  1942年2月,24歲的穆旦(查良錚先生)參加了中國遠征軍,任司令部(杜聿明將軍)隨軍翻譯,出征緬甸抗日戰場。穆旦九死一生走出了野人山,在此後的歲月中,他從不願意提起這場戰役。1945年9月,在日本無條件投降以後,他創作了詩劇形式的《森林之魅——祭胡康河上的白骨》。
 
  森林:
  沒有人知道我,我站在世界的一方。
  我的容量大如海,隨微風而起舞,
  張開色肥大的葉子,我的牙齒。
  沒有人看見我笑,我笑而無聲,
  我又自己倒下去,長久的腐爛,
  仍舊是滋養了自己的內心。
  從山坡到河谷,從河谷到群山,
  仙子早死去,人也不再來,
  那幽深的小徑埋在榛莽下,
  我出自原始,重把密密的原始展開。
  那飄來飄去的白雲在我頭頂,
  全不過來遮蓋,多種掩蓋下的我
  是一個生命,隱藏而不能移動。

  人:
  離開文明,是離開了衆多的敵人,
  在青苔藤蔓間,在百年的枯葉上,
  死去了世間的聲音。這青青雜草,
  這紅色小花,和花叢中的嗡營,
  這不知名的蟲類,爬行或飛走,
  和跳躍的猿鳴,鳥叫,和水中的
  遊魚,路上的蟒和象和更大的畏懼,
  以自然之名,全得到自然的崇奉,
  無始無終,窒息在難懂的夢裏。
  我不和諧的旅程把一切驚動。

  森林:
  歡迎你來,把血肉脫盡。

  人:
  是什麽聲音呼喚?有什麽東西
  忽然躲避我?在葉後面
  它露出眼睛,向我注視,我移動
  它輕輕跟隨。夜帶來它嫉妒的沈默
  貼近我全身。而樹和樹織成的網
  壓住我的呼吸,隔去我享有的天空!
  是饑餓的空間,低語又飛旋,
  象多智的靈魂,使我漸漸明白
  它的要求溫柔而邪惡,它散布
  疾病和絕望,和憩靜,要我依從。
  在倒的大樹旁,在腐爛的葉上,
  色的毒,你癱瘓了我的血肉和深心!

  森林:
  這不過是我,設法朝你走近,
  我要把你領過暗的門徑;
  美麗的一切,由我無形的掌握,
  全在這一邊,等你枯萎後來臨。
  美麗的將是你無目的眼,
  一個夢去了,另一個夢來代替,
  無言的牙齒,它有更好聽的聲音。
  從此我們一起,在空幻的世界遊走,
  空幻的是所有你血液裏的紛爭,
  你的花你的葉你的幼蟲。

  祭歌:
  在陰暗的樹下,在急流的水邊,
  逝去的六月和七月,在無人的山間,
  你們的身體還掙紮著想要回返,
  而無名的野花已在頭上開滿。

  那刻骨的饑餓,那山洪的沖擊,
  那毒蟲的齧咬和痛楚的夜晚,
  你們受不了要向人講述,
  如今卻是欣欣的樹木把一切遺忘。

  過去的是你們對死的抗爭,
  你們死去爲了要活的人們的生存,
  那白熱的紛爭還沒有停止,
  你們卻在森林的周期內,不再聽聞。

  靜靜的,在那被遺忘的山坡上,
  還下著密雨,還吹著細風,
  沒有人知道曆史曾在此走過,
  留下了英靈化入樹幹而滋生。

  1945年9月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コメント編集・削除に必要)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btchenxiaofeng.blog92.fc2.com/tb.php/86-9bc466ca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