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年--月--日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我們需要愛護自己的羽翼

2009年07月28日 23:32

此日記的首發居然不是事故發生地也不是我的blog而是另外2個其實與此事不相干的論壇,我想想也覺得有些囧。不過算了,以此貼離開某個繪畫論壇未必不好,順便,只有離開之地才有江湖再見的那一段,我想我沒必要在自己blog里寫江湖再見……


  我一向都是一個不怎麽想得開的人,不過我想這毛病我是改不了了。
  做原創的,最不可饒恕的罪名是抄襲,最忌諱的東西也是抄襲。偶爾會有這樣無奈的現象出現:自己辛苦認真創作的東西被人質疑。當這種情況發生的時候,身爲創作者一般都是一邊炸著毛一邊把證明自身清白的證據扔出來,刻薄一點的再順便質疑一下對方的見識。
  有一個極端一點的說法是,當你創作出缺乏新意的東西的時候,你就輸了,至少,這有損你身爲創作者的尊嚴。既然自己的東西與他人的雷同,就不要責怪被人質疑,究其原因,不過是你自己沒有好好愛惜你自己的羽翼。
  我不相信君子可以獨善其身,也不認爲可以對非專業人士容。既然在同一個遊戲規則之下,那麽無論誰,都必須遵守,對于專業人員來說,規則的執行也許會更加嚴格,但是對于非專業人士來說,卻沒有放的必要。
  依然是那句話,自己的羽翼,要自己愛護。
  身爲創作者要做的,並不僅僅是提高自己的水平和修養,憑自己的真本事拿出有一定質量的符合法律規定和道准則的創作品就結束了的,身爲一名創作者還需要有一定的前瞻性。
  前瞻性,這似乎是一個很可笑的提法。有人認爲藝術不需要向世俗低頭,藝術不需要追趕潮流,保有自己的風格比迎合大衆的喜好更爲重要。的確,這樣的想法很有道理,但是這裏的前瞻性不僅僅是說對潮流的預測,更重要的是對你自己的作品公布以後所可能造成的影響的預先感知。
  爲什麽一再要求,臨摹的作品就一定要標注臨摹,使用了特殊創作手法的作品也要注明(即使是涉及商業秘密,我想,說一句,此作品的創作過程有異于常規,也不見得違反了什麽吧)。究其原因,不過是爲了避免可能出現的作品紛爭。
  試想,有人臨摹了一個很冷門的作品,並且在未作任何注明的情況下公布到網絡上(未商用),被人看到贊賞也沒有作任何的說明。然後,當有看過原作的人上前質疑的時候,她有什麽立場說對方的質疑有問題?
  幾乎沒有人看過這個世界的全部,即使是專業人士。在前例中,雖然創作者自己明白自己是臨摹,但是總有人沒有見過原作,會誤以爲這是創作者的原創。在創作者未針對臨摹作品作出任何注明的情況下,看過原作的人基于上述理由産生質疑的念頭,我想這應該算正常現象。
  事實上,創作者在未將臨摹作品注明臨摹公布到網絡上時,就應該預料到有上述情況的發生,如果自己忽視,也是自己有問題,與他人無關,根本沒有咄咄逼人的理由,至少,是他自己先放棄了占理的立場。
  從這裏又想到一個現象,就是每次掐抄襲都有人拿臨摹說事,認爲反抄組這也要管那也要查根本就是不准人臨摹,非要人憑空原創。這樣的說法,不過是概念的混淆,臨摹沒有錯,臨摹是“學習古典書法或繪畫技法,借鑒和繼承優秀傳統的主要途徑與手段”。(引號內內容摘自百度百科)但是,臨摹就必須要注明,臨摹不能挂原創的牌子,更何況那些疊照片疊圖片用他人擁有版權的作品當背景然後挂原創招牌的行爲。這,不叫臨摹!
  還有人說,水平高的人臨摹的作品可以跟原作一摸一樣,怎麽能因爲2張圖完全或者大部分重合就說人是抄襲呢?咋看起來,似乎有些道理,但是像乃至于逼真,跟重合完全就是2個概念。
  在這裏,我們需要引入“空間知覺”這個概念,空間知覺是“對物體距離、形狀、大小、方位等空間特性的知覺。兩個視網膜上的略有差異的映象,是觀察物體空間關系的重要線索。它使人能在二維的視網膜刺激基礎上,形成三維的空間映象”。(引號內內容摘自百度百科)空間知覺不是先天生成,而是後天養成的,只是這個過程不爲人所察覺,是在日常生活中潛移默化養成的。雖然通過後天的訓練,可以提高空間知覺的能力,但是因爲人類本身的生理構造影響,無法實現自身空間知覺和真實空間物體存在點的完全吻合。換個簡單而明確的說法既是,世界上尚無人可以不在借助其他工具輔助或者不使用特殊繪畫方式的情況下,單憑臨摹來實現自己的臨摹作品和原作達到百分百切合的狀況。
  對此有懷疑的朋友可以去找個空間知覺測試來玩一下(搜索關鍵詞:空間知覺測試),看看自己的感覺和實際到底相差多少。(注意,這個測試是分值越低越好,得分爲0的時候,自身感覺和實際完全重合。)
  說到這裏,又忍不住想,到底臨摹的目的是什麽。百度百科上說,“臨摹的目的有:①學習技法,側重臨摹的過程。②爲保存、修複、展覽、出售而取得複制品,側重臨摹的結果。”我想對于大多數人來說,可能更側重的是臨摹的第一個目的,既然技法和過程才是重點,那麽有沒有必要不惜一切手段使得臨摹圖和原作百分百切合,這樣做的意義何在?目前,我暫時無法體會。
  我記得在04年的時候,中華美術論壇曾有兩位工筆畫家就臨摹作品是否一定要和原作一致産生過異議(不算爭論,確實沒有爭起來,只是雙方表達了自己的看法),一方認爲臨摹需要與原作一致,原作是怎樣處理的,臨摹的時候就應該如何處理,而另一方認爲在臨摹的時候可以在領會原作精神的前提下,結合自身進行一些更適合表現自己風格的處理。(需要注意的是,這裏的一致,也不是臨摹作品和原作可以完全重疊,而是在繪畫處理方式上的一致。)雖然我更加傾向于同意後者的看法,但是這個問題,個人認爲是不可能有正確或者說權威的答案的。
  身爲創作者,最爲驕傲的就是創作出具有自己獨創性的作品(我國著作權保護的也是合法的獨創作品),如果在這一點上做不好,即使是自己憑努力創作的作品也落了下乘,傷了自尊。你憑什麽要步別人的後塵呢?
  這個獨創性又是一大掐點,相識的構圖或者一樣的動作叫不叫不具有獨創性?
  我覺得純白之月吧的吧主在《觀者的角度和畫者的角度是不同的》這個帖子裏提出“所有這些不可能相同之處都相同了,那麽就是抄襲”的觀點具有一定的道理。同樣是左側面45°坐姿,不同的人畫出來的圖依然有差別,單就人物來說,就有男女老少高矮胖瘦健全不健全長發短發等等的區別了。再極端一點,規定是長裙直發中等身材少女的左側面45°坐姿,不同的人畫出來依然有差異,單就少女的具體年齡、直發長短、有沒有劉海,長裙質地長度等等就有很多的差別,有什麽可能你畫的圖上的衣紋走勢就會和他人的疊在一起?玩疊疊樂麽?
  雖然也有人恥笑我把這樣的東西當做權威,但是我依然認爲純白之月的看法有道理,雖然我是很不起眼的初學者,但是我不認爲在這些方面就可以放松對自己的要求。CG已經讓我們偷了很多懶了(即使要出畫出成績依然需要相當的努力,但是相較于手繪來說,CG確實憑借電腦和軟件的優勢讓很多人走了捷徑,最簡單的例子就是sai的線條修正),那麽在一些可以不用偷懶的地方,爲什麽還要放縱自己?
  非專業人士,不進行商用,自娛自樂這些都不是偷懶的借口,放在自己的電腦硬盤上不給其他任何人看的東西,隨便你怎麽折騰,可是既然要公布出來,那麽就應該要嚴格要求自己,說是嚴格,對我自己而言其實也是很簡單的幾點:臨摹作品標明原作者名和作品名(實在不知道的,寫上“臨摹”兩個字,我想應該也不是什麽難事);不使用他人擁有版權的作品作爲自己作品的素材;可能引起紛爭的作品自覺說明作品的特異之處(有否疊圖、有否輔助線、有否使用可能引起他人不快的素材、使用他人擁有版權的作品作爲自己作品素材時是否獲得授權,是否從他人作品或者曆史史實中獲得靈感而導致自身作品與他人作品或者曆史史實有部分雷同);如果是致敬作品,最好也說明向何人何事致敬。
  不愛惜自己的羽翼,那麽當有人戳你脊梁骨的時候,我想你不具備站在絕對正義的立場上質疑他人不滿的權利,我鄙視翁子揚、色禁藥、非墨、Linda(瑞典)是因爲他們采用疊圖的方式進行商業原創(而且大部分圖片他們都不具有版權),我看不起小白是因爲她使用王道中、王少卿、鄒傳安等工筆畫家的有版權作品作爲自己作品的背景(她從未說過她自己是否擁有授權),不管他們的粉絲如何維護,不管他們自身畫技有多麽高超,我依然盡我自己最大的可能瞧不起和抵制他們,至少在原創性這一點上,我做的比他們好。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コメント編集・削除に必要)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btchenxiaofeng.blog92.fc2.com/tb.php/108-2d17d6a6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