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年--月--日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世界是歡樂的

2009年09月06日 00:10

  地址是某個娃媽扔給我的,所以看到banner上的娃照片,地址欄裡的jp還有一頁面的鬼子文字的時候我並不吃驚,即使頁面上是漢網某註冊商家的漢服。(也許該叫前註冊商家?我記得她似乎有退出商家,但是依然可以正常在漢網發佈新款)
  也許是跟某個娃品牌的合作也不一定,能把衣服賣出國很不錯的啦,現在世道不好,經濟不景氣,能做出這樣的成績,就算我們這些醬油路人也是很無恥地替人家感到高興的。
  只不過該娃媽後來意味深長地對我說了一句“你拉下去看備案地址”,於是……我笑了。
  這個世界是歡樂的,真的。
  
  第一張點擊可見大圖
  huanle1.jpg
  
  huangle2.jpg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整理至小粉紅】集句

2009年06月01日 21:42

  【警告醒目】
  古文不好者,或者最進要考古文者,請立刻出門右轉去百度知道,否則後果自負。

  依照慣例不上粉紅地址,直接轉油菜貼出來。
  這個的要求很簡單,就是把不相干的2句詩詞連在一起,覺得很順很萌很搞笑很虐等等之類就好了。真的很簡單,簡單到最後自己都要忘記原搭配是哪個的地步……【掩面】
  
臥龍躍馬終黃土,看尓行到幾時。

空山新雨後,自挂東南枝。
 
夜深忽夢少年事,惟夢閑人不夢君。

芙蓉帳暖春宵短,大渡橋鐵鎖寒。

兩個黃鳴翠柳,一行白鷺上青天。欲知目下興衰兆,須問旁觀冷眼人。

人生在世不稱意,宣城太守知不知。

學海無涯,回頭是岸。


欲把西湖比西子,從來佳茗似佳人。

蓬萊文章建安骨,六朝人物晚唐詩。

焚香出戶迎潘嶽,從此君王不早朝。

欲窮千裏目,自挂東南枝。

含情凝睇謝君王,短歌微吟不能長。

廉頗老矣,紅杏出牆。


桃花潭水深千尺,曾是驚鴻照影來。

事了拂衣去,自挂東南枝。

遊目騁懷,此地有崇山峻嶺茂林修竹;賞心樂事,則爲你如花美眷似水流年。

飛流直下三千尺,不及汪倫贈我情。

曲徑通幽處,蕩子行不歸。

風光共流轉,歲歲長相見。

下馬飲君酒,問君何所之。君言不得意,自挂東南枝。但去莫複聞,白雲無盡時。

少年子弟江湖老,不知誰家翁媼。

夜闌臥聽風吹雨,卻道天涼好個秋。

桃李春風一杯酒,問君能有幾多愁。黃鶴一去不複返,煙濤微茫信難求。

人生失意無南北,禾生壟畝無東西。

仰天大笑出門去,無人知是荔枝來。

相見時難別亦難,一別西風又一年。明朝散發弄扁舟,載將離恨過江南。

臥龍躍馬終黃土,美人帳下猶歌舞。

君問歸期未有期,宣城太守知不知。

親朋無一字,自挂東南枝。

醉臥沙場君莫笑,惟見龍城起暮雲。

醉笑陪君三萬場,未妨惆悵是輕狂。

洛陽親友如相問,天下誰人不識君。

紅顔彈指老,白首臥松雲。

且將新句琢瓊英,卻道天涼好個秋。

老夫聊發少年狂,且插梅花醉洛陽。不見年年遼海上,誰念西風獨自涼。

東風不與周郎便,玉人何處教吹簫?

東風不與周郎便,不覺淚下沾衣裳?

醉翁之意不在酒,隔壁王二不曾偷。

此地一爲別,三夜頻夢君。

芳菊開林耀,此物最相思。

明月不諳離恨苦,此恨不關風與月。

舉杯邀明月,奈何明月照溝渠。

可憐無定河邊骨,悔教夫君覓封侯。勸君憐取眼前人,莫待無花空折枝。

千裏黃雲白日曛,十年塵垢夢中身。遙知兄弟登高處,流水無情草自春。

故人入我夢,談笑無還期。

山有木兮木有枝,宣城太守挂一枝。

夜半無人時,自挂東南枝。來日綺窗前,此物最相思。


問君何所憶,但見淚痕濕。不知心恨誰,太守知不知?

莫愁前路無知己,臥後清宵細細長。

荷笠帶斜陽,靜聽松風寒。欲得周郎顧,閑坐說玄宗。

君問歸期未有期,夢見雖多相見稀。今在豈有相逢日,縱使相逢應不識。

年命如朝露,煙雨暗千家。不如飲美酒,詩酒乘年華。

醉死何妨隨處埋,鐵馬冰河入夢來。南朝四百八十寺,清蕭引鳳上樓臺。

車到山前必有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少年不識愁滋味,問君能有幾多愁。

獨臥青燈古佛旁,含情故道思紅妝,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鴛鴦藏禪房。

仰天大笑出門去,終不似,少年遊。

洛陽親友如相問,國破山河落照紅。

東風不與周郎便,遍插茱萸少一人。

願君多采擷,自挂東南枝。

醉笑陪君三萬場,不悔仲子逾我牆。

無情最是臺城柳,桃花依舊笑春風。相思相見知何日,爲誰風露立中宵。

無邊落木蕭蕭下,映日荷花別樣紅。

男兒何不帶吳鈎,萬水千山若等閑。不見五陵豪傑墓,猶是春閨夢裏人。

搖落深知宋玉悲,雲雨荒臺豈夢思!漢文有道恩猶薄,分明怨恨曲中論。

暮投石壕村,空山不見人。衆鳥高飛盡,應見別離情。

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複回,何不恣意邀遊,從君所喜。

人生得意須盡歡,爲何自苦,使我心悲。

何嘗快,獨無憂,將進酒,杯莫停。與君歌一曲,爲我行觴。

憂來思君不敢忘,短歌微吟不能長。

一江春水向東流,二水中分白鷺洲。三山半落青天外,四顧山光接水光。五更鼓角聲悲壯,六鼇海上駕山來。七月秉燭問蒼天,八千裏路雲和月。九天閶闔開宮殿,十年生死兩茫茫。百重峰,千重廊。萬裏江山氣激昂。

西出陽關無故人 長使英雄淚滿襟。

紅酥手,黃藤酒,兩個黃鸝鳴翠柳;長亭外,古道邊,一行白鷺上青天。車轔轔,馬蕭蕭,不惜千金買寶刀。天蒼蒼,野茫茫,一樹梨花壓海棠。風在吼,馬在叫,芙蓉露泣香蘭笑。剪不斷,是離愁,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

少小不努力,老大徒傷悲。不信擡頭看,蒼天饒過誰!

有約不來過夜半,江州司馬青衫濕。

出師未捷身先死,野渡無人舟自。

新鬼煩冤舊鬼哭  他生未蔔此生休。

子之手,與子偕老。及爾偕老,老使我怨。

出師未捷身先死,長使英雄淚滿襟。出師一表真名世,千載誰堪伯仲間。

昔人已乘黃鶴去,此地空余黃鶴樓。水擊南國三千里,氣壓江城十四州。

泛樓船兮濟汾河,擊空兮明溯流光。

不恨古人吾不見,算人間知己吾和汝。

請君更進一杯酒,與爾同銷萬古愁。

載不動,許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

遠上寒山石徑斜,春心莫共花爭發。洞房昨夜停紅燭,輕煙散入五侯家。

拍堤漲桃花水,吹面不寒楊柳風。摧眉折腰事權貴,何如此地學長生。

秦皇漢武,唐宗宋祖,隔江猶唱後庭花。一代天驕,成吉思汗,也傍桑陰學種瓜。


一往情深深幾許?深山夕照深秋雨。

知己一人誰是?落花如夢淒迷。

白衣裳憑朱闌立,忍聽湘弦更無語。

料應情盡,還道有情無?

身世悠悠何足問,卻道愛恨總難休。

酒熟梨花賓客醉,翡翠屠蘇鸚鵡杯。飛花蘿覆煙草,弱柳青槐拂地垂。縱使晴明無雨色,年如流水日長催。三山碧海不歸去,五湖煙月奈相違。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君兮君不知。縱再會,只恐恩情,難似當初。

宛轉蛾眉能幾時,流光容易把人抛。妝罷低聲問夫婿,玉人何處教吹簫?

風裏落花誰是主?零落成泥碾作塵。

知君仙骨無寒暑,又豈在朝朝暮暮。

世事洞明皆學問,宣稱太守知不知?

樓船夜雪瓜洲渡,江湖夜雨十年燈。誠知此恨人人有,是非成敗轉頭空。

小荷才露尖尖角,正是河豚欲上時。

如何草樹迷宮闕,猶憐殘菊在陶家。

宣城太守知不知,菊殘猶有傲霜枝。當年拚卻醉顔紅,爲誰消瘦爲誰憂。韶華不爲少年留,舉杯消愁愁更愁。怨歌留待醉時聽,忍將往事下眉頭。

君問歸期未有期,半緣修道半緣君。此情可待成追憶,不及汪倫送我情。

青山隱隱水迢迢,折戟沈沙鐵未銷。洛陽親友如相問,爲誰風露立中宵?

當君懷歸日,暮作吳宮妃。蕩胸生層雲,何事入羅幃?

劉郎已恨蓬山遠,蓬門今始爲君開。

空山不見人,但聞人語響:待到重陽日,還來就菊花。

百畝園中半是苔,桃花淨盡菜花開。種桃道士歸何處,一枝紅杏出牆來。

人生不相見,天地終無情。

寂寞豪華皆有意,悲歡離合總無情。

馬後桃花馬前雪,美人如玉劍如虹。

誰見幽人獨往來,頭白鴛鴦失伴飛。

男人四十一枝花,我花開後百花殺。

美人贈我金錯刀,自將磨洗認前朝。料得年年腸斷處,夢也何曾到謝橋。

老夫聊發少年狂,一樹梨花壓海棠。漢帝金莖雲外直,雲雨巫山枉斷腸。飛流直下三千尺,溫泉水滑洗凝脂。春宵苦短日高起,宣城太守知不知(江州司馬青衫濕)。

此情可待成追憶,此恨綿綿無絕期。

四面雲山誰做主,一頭霧水不知宗。

道路阻且長,得失寸心知。

閑夢江南梅熟日,日啖荔枝三百顆。

出師未捷身先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載不動,許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

赤日炎炎似火燒,一片春愁對酒澆。

千江有水千江月,十年蹤迹十年心。留君不住從君去,你既無心我便休。寂寞空庭春欲晚,沈香亭北倚闌幹。

水如翠玉山如黛 露似珍珠月似弓。

竹杖芒鞋輕勝馬,當年拼卻醉顔紅。

事了拂衣去,陶然共忘機。

斯人獨憔悴,悵然吟式微。

竹露滴清響,落葉滿空山。

君似明月我似星,豈獨傷心是小青?和當撥去閑雲霧,更待銀河徹底清!

銀瓶乍破水漿迸,大珠小珠落玉盤。

浮生都是夢,逢春恨更長。成都十萬戶,知音世所稀。相送情無限,揮手淚沾巾,何當重相見,淒斷百年身。

艱難苦恨繁雙鬢,曾對青萍淚滿巾。滿堂花醉三千客,更無一人是知音。

久嗟塵匣掩青萍,最無根蒂是浮名。莫愁前路無知己,何妨吟嘯且徐行。

昔人已乘黃鶴去,此地空余黃鶴樓。孤帆遠影碧空盡, 惟見長江天際流。

故人西辭黃鶴樓, 煙花三月下揚州。請君暫上淩煙閣,若個書生萬戶侯。

明月照高樓,清泉石上流。

千年長交頸,輕生一劍知。

妾有容華君不知,丁香空結雨中愁。

青青河畔草,蕩葉滿長安。

曲罷不知人在否,今日花開已一年。

卻將萬字平戎策,不問天公買少年。

相思樹底說相思,宣城太守知不知?誠知此恨人人有,他生莫作有情癡。

多情自古空余恨,不信人間有白頭。

芭蕉不展丁香結,丁香空結雨中愁。

憔悴花遮憔悴人,撒上空枝見血痕。寒煙小院轉蕭條,花飛人倦易黃昏。

惆悵後時孤劍冷,荻花蘆葉起西風,無複少年容易歡,青衫磊落險峰行。

山有木兮木有枝,宣城太守挂一枝。你一枝來我一枝,江州司馬青衫濕。

今遣青衫司馬愁,不成一事謫江州。早知太守如狼虎,悔教夫婿覓封侯。

車轔轔,馬蕭蕭,二月春風似剪刀

茅簷低小,屋上青青草.醉裏吳音相媚好,花落知多少?

黃鶴一去不複返,斜暉脈脈水悠悠,腸斷白頻洲。

沈舟側畔千帆過,與爾同銷萬古愁。

過盡千帆皆不是,煙波江上使人愁。

日暮鄉關何處是?江州司馬青衫濕。

岐王宅裏尋常見,病樹前頭萬木春。

江州司馬青衫濕,宣城太守知不知?但使龍城飛將在,出門自挂東南枝。

百年心事歸平淡,未曾相守已白頭。

客舍青青柳色新,十裏一步夢長亭。

一入江湖歲月催,古來征戰幾人回。

曉看紅濕處,竹露滴清響。

多少荷萍相倚恨,一枝紅杏出牆來。

三月三日天氣新,一年之計在于春。山重水複疑無路,牧童遙指杏花村。

洞中千年修此身,自知明豔更沈吟。玉樓金闕慵歸去,竹籬茅舍自甘心。

太平山上白雲泉,宗之瀟灑美少年!

誰家陌上少年郎,垂楊系馬恣輕狂。

江東弟子多才俊,不愛紅裝愛武裝。

夜來忽夢少年事,江州司馬青衫濕。宣城太守惟相知。記得當時年紀小,汝愛談天吾愛笑。百年心事歸平淡,未曾相守春去了。美人遲暮英雄老,夢裏花落知多少。  

但使龍城飛將在,從此皇帝不早朝。

人生若只如初見,當時只道是尋常。

春宵苦短日高起,長使英雄淚滿襟。

人生若只如初見,未曾相守已白頭。

夜夜冥搜苦,寒蛩鳴我傍。朱門當大路,汝妾已辭房。

慶曆四年春,滕子京謫守巴陵郡,越明年,城非不高,池非不深,兵戈尖利,米粟多也,而謀動幹戈于邦內,朝服衣冠,窺鏡,謂群臣曰:“我孰與城北徐公美,宣城太守知不知?”

眉冷對千夫指,一生孤注擲溫柔。

臨邛道士鴻都客,一朝選在君王側;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宮粉黛無顔色。今年花落顔色改,漁陽鼙鼓動地來;芙蓉如面柳如眉,回看血淚相和流。千乘萬騎西南行,聖主朝朝暮暮情;忽聞海上有仙山,其中綽約多仙子。轉教小玉報雙成,雪膚花貌參差是。覆水再收豈滿杯,對此如何不淚垂?臨別殷勤重托詞:爲感君王輾轉思。昭陽殿裏恩愛絕,秋月春風等閑度。夜深忽夢年少事,雲雨荒臺豈夢思?年年歲歲花相似,相逢何必曾相識!梨園弟子白發新,少年子弟江湖老。歸來池苑卻依舊,桃李春風一杯酒。此時相望不相聞,桑田碧海須臾改。比翼連枝當日願,三春行樂在誰邊。伊昔紅顔美少年,須臾白發亂如絲。人生代代無窮已,江月年年只相似。

一去紫臺連朔漠,旌旗十萬斬閻羅。

但使龍城飛將在,六宮粉黛無顔色。

心君兮君不知,江州司馬青衫濕。銀瓶乍破水漿迸,始是新承恩澤時。

春風得意馬蹄急,五更殘月有鶯啼。東邊日出西邊雨,一夜連枷響到明。

勸君更盡一杯酒,要留清白在人間。好是日斜風定後,短笛無腔信口吹。

采菊東籬下,司馬青衫濕。

蔞蒿滿地蘆芽短,夾岸桃花蘸水開。

朕與先生解戰袍,芙蓉帳暖度春宵。但使龍城飛將在,從此君王不早朝。

蠟燭有心還惜別 與君共枕到天明

春花秋月何時了 月冷黃沙鬼守屍。

可憐無定河邊骨  明月何時照我還。

伊昔紅顔美少年  無奈宮中妒殺人。  

停車坐愛楓林晚   牧童遙指杏花村。

放歌曾作昔年遊,一醉累月輕王侯。一曲羽衣聽不盡,萬人行處最風流。漁陽戍裏烽煙起,白馬將軍入潞州。猶憶王孫領虎符,滿天風雨下西樓。去日漸多來日少,他生未蔔此生休。到今不知白骨處,寶刀駿馬填山丘。安得死生不相棄,千金諾在轉難酬。若教猶作當時意,莫遣相思累白頭。

斑騅嘶斷七香車,未抵青袍送玉珂。只恐流年暗中換,空令歲月易蹉跎。

行盡江南數十程,不須惆悵對西風。從今有雨君須記,留得殘荷聽雨聲。

但使龍城飛將在,沈醉何妨一榻眠。

伊昔紅顔美少年,駿馬金鞍白玉鞭。感君恩重許君命,詩家眷屬酒家仙。紅蓼渡頭秋正雨,碧桃花下景長閑。複道交窗作合歡,沈醉何妨一榻眠。

只要功夫深,一日夫妻百日恩。

上窮碧落下黃泉,夜半虛席問幽冥。丞相祠堂何處尋?宣城太守知不知。十年生死兩茫茫,百年多病獨登臺。知汝遠來應有意,好收吾骨漳江邊。

洞房記得初相遇,自古閑情只一人。何期小會幽歡,獨支紅杏出牆。況值闌珊春色暮。對滿目、亂花狂絮。直恐好風光,自挂東南枝。一場寂寞憑誰訴。

鳳凰臺上鳳凰遊,物換星移幾度秋。

報君黃金臺上意,明朝散發弄扁舟。

衰蘭送客鹹陽道,二月春風似剪刀。

一曲新詞酒一杯,放花無語對斜暉。

二十四橋明月夜,古來征戰幾人回。

松排山面千重翠,映日荷花別樣紅。

楚王好細腰,折腰摧眉安能侍。舉頭望明月,月明千裏故人稀。

三分春色描來易,一段傷心畫出難。願結連理千古歲,與君轉老轉相依。

人間別久不成悲,白頭心事許誰知。

落魄江湖載酒行,但願長醉不願醒。雲秦嶺家何在,西出陽關無故人。

竹杖芒鞋輕勝馬 當年拼卻醉顔紅。魂魄不曾來入夢 未妨惆悵是輕狂。

願爲晨風鳥,長逝入君懷。

閑看竹嶼吟新月,情個春來無淚痕。

夜深忽夢少年事,相思相望不相親。昨日江南今何在,落花時節又逢君。

紅酥手,黃藤酒,滿園春色宮牆柳,縱使柳條依舊垂,也應攀折他人手。

眉頭眼底無他事,兩處鴛鴛個自涼。

思悠悠,恨悠悠,斜暉脈脈水悠悠。

一日看盡長安花,冷香暗向誰人家。

三月殘花落更開,春城無處不飛花。

眉冷對千夫指 只有空床敵素秋。

縱馬狂歌少年遊,且容老子上南樓。金風玉露一相逢,勸君更盡一杯酒。相逢意氣爲君飲,韶華不爲少年留。輪臺東門送君去,天上何曾許寄愁。如今醉倒官道邊,風引春心不自由。人面不知何處去,唯見長江天際流。

無邊落木蕭蕭下,一行白鷺上青天。沈舟側畔千帆過,夜半鍾聲到客船。

昨夜星辰昨夜風,人面桃花相映紅。人面不知何處去,畫樓西畔桂堂東。

人間四月芳菲盡,白雲千載空悠悠。江陵弟子來相送,不及汪涵(倫)送我情。

空山新雨後,千山鳥飛絕。春去花還在,陶然共忘機。

彩袖殷勤捧玉鍾,春風拂檻露華濃。惟有牡丹真國色,一朝選在君王側。還君明珠雙淚垂,從此蕭郎是路人。

夜來忽夢少年事,惟夢閑人不夢君 百年心事歸平淡,未曾相守已白頭。

百年心事歸平淡,未曾相守已白頭。夜來忽夢少年事,惟夢閑人不夢君。

問世間,情爲何物?一枝紅杏出牆來。

平生不會相思,才會相思,便害相思,自挂東南枝。

白首相知猶按劍,從此簫郎是路人。夜深忽夢少年事,惟夢閑人不夢君。

竹杖芒鞋輕勝馬,人比黃花瘦。

江州司馬青衫濕,宣城太守知不知。春蠶到死絲方盡,菊殘猶有傲霜枝。小樓一夜聽春雨,明朝自挂東南枝。

仰天大笑出門去,一肩擔盡萬古愁。

閑坐悲君亦自悲,同來何事不同歸。

暖風熏得遊人醉,斜風細雨不須歸。

提攜玉龍爲君死,此生無分了相思。

不識君王到老時,他生莫作有情癡。

玲瓏色子安如豆,宣城太守知不知。可憐九月初三夜,夜半無人私語時。昔日一別君未婚,而今兒女忽成行。夜深忽夢少年事,江州司馬青衫濕。

紅樓隔雨相望冷,一見知君即斷腸。

昨夜星辰昨夜風,幾回魂夢與君同。人生代代無窮已,與誰相伴與誰歸。

電光火石,白雲蒼狗。

好吧,一日三更

2008年12月28日 00:02

  其實是想說最近的新聞恨那個啥的。。。
  於是某公安局長受賄千萬被查,這個很正常,起碼反腐倡廉還是有成效嘛。不過記者同志,你後面加一句“最大嗜好是殺豬”這算啥子嘛。。。
  

15088382.jpg
  (詳細新聞使勁戳我)
  21年,行程45萬公里。
  大山裡,懸崖邊,一個普通郵遞員的半輩子,他在郵路上。
  向平凡的工作者們致敬。
 
  山寨版新白娘子傳奇(英文版)
  
  山寨版赤壁2
  
  如果錯過,我保證你們會後悔的!

關於優越感這種事情。。。好吧,都是轉的= =

2008年12月27日 22:11

團團和圓圓的私房話
好吧,我壓根不相信新加坡《聯合早報》會登這個  
  轉自:新加波《聯合早報》網      
  作者:江西 夏河年    
  圓圓:老公,為什麼老家叫我們“熊貓”,臺灣叫我們“貓熊”?  
  團團:都一回事,親愛的,從左到右念就是“熊貓”,臺灣人習慣從右往左念,所以是“貓熊”。 
  圓圓:那我們究竟是“貓”還是“熊”?    
  團團:國際上普遍將我們列為熊科、大熊貓亞科,中國則將我們單列為大熊貓科,所以嚴格地說,我們既不叫“熊貓”也不叫“貓熊”,而是叫“大熊貓”。   
  圓圓:這麼說,吵吵嚷嚷的“熊貓燒香”不是我們的人幹的?      
  團團:那當然,又不是“大熊貓燒香”。      
  圓圓:但臺灣有人說我們是特洛伊木馬。      
  團團:誣陷,絕對是誣陷,我們演出都安排不過來,哪有時間上網?    
  圓圓:人類最無聊的發明就是彩色相機,我們的藝術照、結婚照統統是白的,比彩照更出色,一樣的恩恩愛愛。   
  團團:還有比這更無聊的呢。民進黨說你是紅的我是藍的,臺北市仁愛路圓環我們倆的塑像被深色的人偷偷塗成了全色。    
  圓圓:為什麼民進黨阻撓我們去臺灣?    
  團團:平時叫你多吃點胡蘿蔔偏不聽,多簡單的問題!你叫“圓圓”,他們的帶頭大哥叫“扁扁”,自然是尿不到一個壺裏。    
  圓圓:如果臺灣回贈“扁扁”和“珍珍”,你說大陸放什麼地方圈養才能讓臺灣人放心?     
  團團:塔克拉瑪幹最合適,30萬平方公裏,享有充分的人身自由,再要嫌地方小就只能放撒哈拉,不過要先撤銷對他們的境管,撒哈拉不在中國境內。    
  圓圓:我這個大陸新娘到臺灣會不會要居住滿6年後才允許找工作?    
  團團:那個歧視條款指的是男方在臺灣,女方來自大陸,而我們兩個都是來自大陸,故不受限制,據說年前我們就可以持證上崗。      
  圓圓:有些民進黨人說禁止家人和我們見面,如果他們家的小朋友背著父母偷偷來我們家玩兒,我們見還是不見?      
  團團:來的都是粉,還是熱情接待吧,世界級的腕兒不能和他們家長一般見識。      
  圓圓:在演藝圈我呆膩了,想換換口味從政,要不你也從政吧?    
  團團:正合我意,憑我們的聲望,參加明年的縣市長選舉那還不是小菜一碟!  
  圓圓:要參選就得先入黨,我們入什麼黨好呢?    
  團團:我們一個入中國國民黨,一個入臺灣共產黨,咱也來一回“國共合作”。   
  圓圓:好極了!將來我們的Baby就入民進黨,我們3個一同參加2012年的總桶大選,誰獲勝都是咱家的。  
  團團:婦人之見。Baby應該入少先隊,孫子才入民進黨!
---------------------
100個不可以喜歡貓熊的理由如下:
  1. 貓熊在四川出生,身上帶有很多細菌,如SARS、禽流感、HR5N、AIDS…等等等等,千萬不能靠近,否則會被傳染。
  2. 貓熊Made in China,是心商品,很可能會讓木柵動物園裡的其他動物生病,所以要將他們與其他動物隔離。小朋友更是要離他們遠遠的。
  3. 貓熊負有統戰任務,因為他們的名字取的「團團」、「圓圓」,分明就想藉由貓熊,對台灣進行統一!
  4. 中國可能在貓熊身體裡植入電腦晶片、眼睛其實是個電眼,專門在台灣收集情報,傳回中國。它們其實是偽裝的匪諜。
  5. 他們在「臥龍」基地受過情報訓練,就是準備到台灣長期「臥底」。
  6. 中國利用貓熊可愛的外表作為幌子,降低台灣人的戒心,其實是用來掩飾他們「木馬屠城」的野心!
  7. 貓熊太會吃,他們繁殖後,食量大,總有一天會把台灣的竹子全部吃光。以後,台灣就不再有竹子,小朋友們也就沒有竹筍可吃了。
  8. 木柵動物園故意讓每個人只能看貓熊幾分鐘,就像朝聖一樣,分明就是要讓台灣人對大陸人,甚至動物,產生崇拜心理。
  9. 以後動物園裡的貓熊玩具、貼紙、公仔,都會是大陸製,動物園還要繳交貓熊肖像權使用費給中國政府,讓中國大賺台灣錢,分明是中國變相的經濟侵略。
  10. 以後貓熊的生活起居、一舉一動的影像,將佔據所有台灣電視、媒體,擺明了就是中國大陸在對台灣施行文化侵略。
  11. 貓熊好吃懶做,不是吃就是玩耍,靠著他們年輕可愛的外表賺錢,小朋友千萬不能向貓熊學習,否則將來一定沒有出息。
  12. 貓熊只聽得懂四川話、北京話,聽不懂台灣話,小朋友就會勤練北京話想與貓熊溝通,不知不覺失去了台灣主體性,將來後果不堪設想。
  13. 貓熊是中國的國寶,又是那麼的驕貴,萬一那天在台灣水土不服掛了,中國就有藉口出兵攻打台灣,為熊貓報仇!
  14. 將來木柵動物園裡,貓熊館前面將大排長龍,其他台灣本土動物如獼猴、台灣熊之類的,門可羅雀,根本是「重中輕台」,歧視台灣本土動物,是何居心?
  (以下理由為網友提供,筆者稍加潤色;括弧內為網友大名)
  15. 貓熊行動總是慢吞吞,做什麼事也都是慢半拍 (難怪不容易繁殖),會讓小朋友看了以後,也學著做什麼事都慢吞吞,長大以後極有可能會喪失鬥志,無法在社會上與人競爭。(掩耳)
  16. 開放大陸客來台,美麗大方的大陸妹會偷走台灣男人的心;開放熊貓來台,牠們可愛無辜的外表,很快就會擄獲全台灣大人小孩的心。中國實在是居心險惡!(Da 格子)
  17. 民進黨立委不准他們家小孩看貓熊,造成了許多色家庭的分裂與矛盾,貓熊實在是個禍水,應該遣回。 (Aha…Jack)
  18. 一樣是熊,台灣熊一年的保育費卻只有貓熊的糞便大,根本是馬政府大小眼,嚴重向中國傾斜。(Aha…Jack)
  19. 貓熊來了以後,每天成為媒體關注焦點,民眾支持阿扁對抗司法、政治迫害的力道,大為降低。貓熊選擇在這個節骨眼來台灣,分明是國共聯合,共謀追殺阿扁一家人的可怕陰謀。 (Aha…Jack)
  20. 貓熊到了動物園新家以後,所做的第一件事,竟然是在居處撒尿;這分明是在宣示主權,而且一定是中共中央賦予它們的任務。 (desertfox)
  21. 台灣現在經濟已經十分不景氣,貓熊來了,不但要讓政府花費鉅資來圈養這兩隻嬌客,還會讓許多已經失業或休無薪假的父母,因為經不起小朋友的一再要求,只好勒緊褲帶陪他們去看貓熊。這對許多父母來說,無疑是雪上加霜。 (Aha…Jack)
  22. 禮尚往來,中共送兩隻貓熊來,台灣勢必要送台灣國寶動物過去,(最近聽說廣東又有兩隻白虎要送來台灣高雄動物園,不知道高雄要回贈對方什麼動物過去?) 國共聯合企圖掏空台灣動物的陰謀,昭然若揭。 (如夢幻泡影)
  23. 貓熊來台時,中共藉口派了兩個間諜偽裝成動物保姆來台灣臥底,危害台灣安全甚鉅,台灣人不可不提防。(如夢幻泡影)
  24. 中共把貓熊送來,台灣將來也要把本土動物送給大陸,在國際間造成台灣為中國地方一省的印象,嚴重影響臺灣主權與尊嚴,罪加一等。(如夢幻泡影)
  25.貓熊身上只有白兩色,不適合拍彩色照片,因此造成彩色照滯銷,白照片缺貨,台灣供需失衡,嚴重影響台灣經濟復蘇步伐,分明是中國的可怕陰謀。(如夢幻泡影)
  27,貓熊只有白色,這樣讓民眾忘掉台灣藍鬥爭的現實,更忘了紅色中國的威脅,不知不覺鬆懈了獨立建國的鬥志,罪加一等。(如夢幻泡影)

無授權轉帖,1128聖戰相關

2008年12月07日 01:01

來自WOW吧,作者不詳= =
  如果說621是一場為爭取貼吧自由與民主的戰役,那麼11.28就是炎黃子孫一聲響亮的呐喊。為我泱泱九州大地而呐喊,為我華夏民族而呐喊,為我億萬同胞而呐喊。我們這飽含悲憤與熱血的呐喊,是否能喚醒你丟棄國家與民族的心。哪怕我們被扣以網路暴民的辱稱,仍舊要呐喊的聲音,又是否能澎湃你體內流淌著的中國的血液?
  這一天來得太早,還是來得太晚?但是終究還是來了,帶著對國家與民族最真摯的感情。從上古五帝到今天,幾千年的中國一路走來,這就是我們的國家。從炎黃子孫第一次由先輩們口中道出,到今天依然矗立的泱泱中華,這就是我們的民族。
  這個源遠流長的國家與民族,就是我們永遠值得驕傲與摯愛的母親。有人說國家是國家,母親是母親。但是我想說,沒有國家,就沒有母親。沒有一路走來的艱辛波折與歷史漸進,我們就不可能出生在這塊土地上。如果把每個朝代比做國家的一種人格,那麼我們必須承認,這是一個帶著多重人格的母親,我們看到了她的強大,她的懦弱,她的貧窮,她的富裕,可是她始終是我的母親。哪怕她多變,哪怕她 帶給我屈辱的回憶,哪怕她讓我一次次痛苦流淚。可是又有誰不愛自己的母親呢?我永遠都記得,是她賜予我骨肉,哺育我以乳汁,教我方方正正的中國字,讓我說鏗鏘有力的漢語。我每一寸肌膚,每一塊骨骼,每一滴血液,都寫著她偉大的名字——中國。
  可是有人不愛她,有人辱駡著,有人踐踏著,而更讓我心痛的是,這些人竟然是我的同胞。竟然是有著黃皮膚、色眼珠、說著中國話,寫著中國字,體內流淌著中華民族血液的同胞。更讓人絕望的是,他們僅僅是為了高麗的幾個跳樑小丑。
  扶桑東瀛文化的侵蝕,高麗小郡的歷史吞沒,遠近夷邦的虎視眈眈,而一部分數典忘祖的國人依然沉醉其中。而這一次,他們竟然毆打我的同胞,難道1937年12月南京,97年某國的對華人的屠戮,你們都忘記了嗎?別質問我屠殺與毆打難道不是區別很大嗎?今天他不敢 亮出刀子,是因為他還不夠強大,是因為他還暫時活在彼岸大兵的胯下罷了。
  愛國心氾濫又如何,憤青又怎麼樣,連這些都沒有的國家與民族,也許依舊還活在別人的刺刀與槍口之下。1884年後的中國,是靠無數所謂的憤青和愛國心挽救而來的。我深知拋棄國家與民族並不是某一個人的錯,這是整個民族與國家悲哀。我們知道很難改變你們,我們
唯有呐喊,我們吼出不雅之詞,因為我們憤怒。
  中國有句話“明知不可為而為之”。如果你不理解,我明白。因為當年扶桑來侵,也不明白貧窮混亂的中國,何以突然如此強大。今天丟失了國家與民族本性的人,也是無法理解這句話的。這句話也是中國的民族與文化幾千年來得以傳承的根本。也將繼續傳承下去。這也是
為什麼面對頑固不化的某部人,我們依然讓11.28轟轟烈烈的載入史冊。
  就當11.28是我們一廂情願的多情吧。哪怕你們是如此難以救贖。
  如果某一天,你不幸躺在外來者的刺刀下的時候,能輕輕叫喊我偉大中國的名字,記得我們的呐喊,那我們也依然無比欣慰。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